其实,也许,大概,都是不确定

【十方志】【616车展】--- 《庭有公孙树》钤光 【寒露】



庭有公孙树,吾爱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《天璇记事》

1.

陵光第一次见公孙钤,是在魏丞相的引荐下。

“老臣斗胆向您引荐一位学子,此人擅长下棋。王上平日与他下棋,也好开怀下心境。”

“带进来看看吧。”陵光当时答得漫不经心,却不知道日后与公孙钤牵绊极深。


公孙钤下得一手好棋。陵光虽未与他下过,却是见过的。

天璇疆域辽阔,国事繁杂。大多时候,陵光挑灯夜批奏折,都是公孙钤在旁帮忙。

一开始陵光喊公孙钤帮忙看奏折时,公孙钤还会象征性推脱几句,“王上,于理不合”。到后来,眼见得陵光忙不过来,公孙钤也就不再多话。下了朝,就自觉去上书房找陵光。


谈事时,公孙钤有个小习惯,便是爱随手抓几颗棋子,摆出当前局势给陵光看。看得多了,陵光偶尔也会起捉弄心,摆几个残局给公孙,让他解局,权做国事之外的消遣。

然而每每公孙钤说道想与陵光下棋时,陵光却不答应,心想着要吊他一吊才好。

“以后再与你下棋。”


2,

一灯两人对坐,夜深人静正好。

陵光与公孙钤走到一起,很是顺利成章。夜夜一起批奏折,谈国事谈心事,不动心,也不大可能。

然而这段感情最开始,还是瞒着丞相的。

“本王才不想欠丞相这个人情,到年末,再告诉魏丞相吧,好不好?”

公孙虽然不明白陵光这点傲娇的缘故,却也答应了。岂料连两个月都未能瞒过。


初次表白的时候,公孙钤与陵光还在讨论淮南水患的事情。

“王上,这次灾害太过严重,如果处理不好,可能导致流民恐慌。微臣愿前往督查赈灾,尽一份心力。”公孙钤的话无可指摘,可陵光听了却莫名有点不开心。

“水灾的事,其他人会处理,你只是个御史大夫,操心什么呢?”

公孙钤正要答复,却猝不及防被陵光抱了满怀,“本王不许你去。”

“王上?”公孙钤猛地被陵光这么一抱,心头先是一喜,又是一惊,“王上。。。喜欢微臣?”

公孙钤是如何从被陵光抱跳到陵光喜欢他这点上,大概他自己也想不明白,然而陵光却是答得果断。“嗯,本王喜欢你,你不许去。”


3,

表白心迹之后,两人就有点心照不宣的意思了。


上朝时候,公孙钤总是一眨不眨看着陵光,陵光也会时不时看着他。下朝之后,回到上书房批奏折时,两人就更随意了。

偶尔心血来潮,屏退了宫人,公孙钤与陵光便在上书房的书案上亲热。倒也无人敢来打扰。

红木做的书案坚硬如铁,公孙钤怕陵光趴在上面不舒服,每次都细心地将自己的衣服垫在陵光身下,“不能让光儿难受了。”


两人的第一次便是在上书房。印象太深,以至于后来陵光每每想起那夜,还是觉得面红耳热。

那天倒无大事,只是陵光坐在公孙钤腿上看奏折时,看到江浙有官员报,谷物都已播种完毕,随口问了句,“江浙谷物都播种完了,淮西的还没开始吗?“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公孙钤看着怀中的陵光对自己笑,一时忍不住,便伸手解开了陵光的腰带。“可以吗?”

陵光虽然知道公孙钤误会了,却也不阻拦,反开玩笑道,”你们淮西人再不播种,恐怕春天都要过完了。“


引火上身。事后陵光才懂这话的含义。

公孙钤直接将陵光抱至书案上,掀开满桌的奏折,扯下衣服,欺身便吻上了。

两人那时都无经验,赤诚相对后,公孙钤又不会做别的,只知道吻陵光,上上下下吻了个遍,还是不得窍门。吻得陵光浑身发热,情动难耐。一副身子都化作了水,躺在书案上,只等着公孙钤去拨动。然而公孙钤并不知道如何让陵光在这场情事中舒服一点,折腾了许久才硬挺进去。


陵光初经人事,自是痛得要死。当下就不高兴,非要让公孙钤从他身上下来。可等公孙钤生生忍住真要退出时,陵光又觉内里空虚,不让公孙钤退了。

这样折腾一宿,到第二天,陵光全身酸痛,坐都不太能坐直。只好扯了个由头,遣人散了早朝。

等到那天下午,陵光能起身了,两人回到上书房,看到满地被污损的奏折,才想起昨日的荒唐,互相看着对方笑了半晌。

陵光直道下次不能在上书房动情了,省得误了事。公孙钤也是连连保证。

可初尝禁果的两人,又如何禁得住。


4,

像所有刚坠入爱河的恋人一样,公孙钤与陵光也做过疯狂的事。

盛夏暑热,陵光一日里,半日都在荷花池边的凉亭消暑。刚在一起的那年夏日,公孙钤从宫外来,带了市面上的新鲜点心给陵光。两人本是坐在一起说些私密闲话罢了,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。虽说宫人也被屏退了,但话题却也正经。


岂料忽然起了阵大风,将陵光的头发吹到了公孙脸上。公孙钤顺势一拉头发,陵光便倒入了他怀中。四目相对后,公孙钤颇觉不好意思,连忙松手将陵光扶好,又小心帮陵光整理好头发。“方才冒犯了。“

见此情状,陵光反倒来了兴致,用手拨开公孙钤的领口,在他胸口划来划去,一勾一勾地逗他。“钤哥哥,光儿想要。”一声一声,唤得公孙钤腿软。


“你确定?”公孙钤很是无奈,毕竟几十步外便是随侍的宫人。“我们回寝宫再做吧。”

“我不要,寝宫热。就这里,你敢吗?”陵光不看公孙钤,却将一只手伸得更深,坚持道,”我就想试试在这里的感觉。“


那天陵光是被怎么公孙钤抱回去的,他后来也记不太清,只记得到最后,他快要泻出来时,公孙钤问了他一句,“光儿,在上面的感觉如何?”

并不好!毕竟在上也好,下也好,陵光总是觉得自己是吃亏的那个。


5,

这般动情张扬,旁人不察觉也是不大可能。

魏丞相便是最先察觉的。公孙钤虽是他欣赏的门生,也有意牵线,但为着凉亭动情之事,魏丞相连着几日也没给公孙钤好脸色看。白日宣淫,成何体统?!

当然最后他也还是耐不住陵光的哀求,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。只是心里始终觉得不妥。

“王上,您将公孙钤这般留在宫里,到底不妥。不若让他与老臣一道做几番事,然后早日封个王夫?“

“也好,我与公孙商量一下。”


商量虽是商量了,可因着天璇事多,公孙钤先是出使天玑,后是遖宿来犯,两人忙得连一起逛御花园的日子都没有多少,婚期也就一天天拖后了。

陵光后来想起来,也很后悔未能听魏丞相的话,早将此事定下。然而后悔也无多用,公孙钤已然不在了。


6,

公孙钤还在的时候,两人平日里,除了一起批阅奏折,平日的消遣不过也就是逛逛御花园。


公孙钤爱花草,又通典故。御花园里大大小小的植物,公孙钤都能说出个故事来。陵光虽然觉得公孙钤话多,却也乐得听他介绍。

“王上可知银杏还有别名吗?”

“不知。你说说?”

“与微臣姓氏相同,银杏又叫公孙树。所以公孙家出生的孩子,每个人都有一棵银杏树。”公孙钤一本正经,陵光却是听得好笑,“那岂不是你成年了,你那棵树也成年能结果了?到时候可以带给本王吃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我那棵树去年就已经结果了。王上若是想尝鲜,今年秋天,我就让人送来。”

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“驷马难追。不过打白果比吃白果要有意思。王上打过吗?“

“打白果?你且说说。“陵光摘了片银杏树的叶子,对着公孙笑。

“臣老家院子里有好几棵银杏树,每年秋天,银杏结果的时候,兄长便会和我一起用长杆打白果。一边唱歌一边打。很有意思。王上若不介意,等寒露的时候,我们一起来打白果吧。”

“为何要寒露时候打?”

“寒露前后,白果是最好吃的。”


可惜公孙钤离开的时候,寒露并没到,白果也并未打成。


7,

公孙钤走的时候,刚加封副相不过三月。陵光本是与他商量好,寒露过后,就宣布日子成婚的。岂知祸福难料,一时阴阳两隔。


守灵那日,陵光抚棺道了声,"爱卿,孤王来迟了。“强撑着上完香,回宫后,便晕了。

醒来后,陵光才知自己已然怀胎两月。算算日子,大抵是在凉亭动情之后怀上的。


“王上身子不好,这胎是留还是不留?”

“嘘。等王上决定吧。”


8,

留,陵光自然是想留的,可惜未能留得住。

他身子太弱,因着公孙钤去世的消息,被气了一场,吐了好些血,再加上怀胎不易。孩子尚不足三月,便没了。

巧的却是恰好在寒露那天没的。


陵光小产后,卧床休息。

听人说起是寒露,想起公孙钤曾说过的种树的事情。不觉心酸,嘱人将那死胎埋了,又亲手在旁种了棵银杏树。

“好歹你也是公孙家的孩子,孤王也送你一棵吧。”


那时候听公孙钤说些民间故事,典故传说。陵光总是信以为真,以为真能如愿。

“银杏树寓意健康长寿、幸福吉祥。它的叶子代表阴阳与生死。它的果子,常人叫白果,在佛家说法里,是指做善事所得到的乐果。”

公孙钤的话言犹在耳,然而事实却与期望相违背。


公孙走了,孩子没了,白果,太医说为着身体缘故,也不许刚落胎的陵光吃。


9,

“孤王不吃白果。只想看人打白果。你就扶孤王去看看吧。”

听说宫里开始打白果了,陵光也要去看,强撑着到了跟前,果然见一群宫人拿着长杆、唱着歌谣在打白果。

“白果树白果桠,白果树下好人家,

生个孩儿会写字,生个孩儿会绣花,

日里写个恩爱情,夜里绣个盘龙顶

。。。“


10,

又三年。天璇灭。

新王破城而入,恰也是寒露。

御花园里银杏树,白果依旧缀枝头,却是无人唱歌谣了。


公孙树的说法,大抵也无人知道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


银杏又称“公孙树”,意为银杏树生长缓慢,其寿命却很长,“公公种树,孙子得果”。所以银杏为又叫公孙树 。


银杏树为健康长寿、幸福吉祥的象征银杏的扇形对称的叶子,由于其叶子边缘分裂为二而叶柄处又合并为一 的奇特形状,又被视作“调和的象征”,寓意着“一和二”、“阴和阳”、“生和死”、“春和秋”等等万事万物对立统一的和谐特质.银杏叶也可以看作心型,所以又可以看成爱情的象征,寄予两个相爱的人最后结合为一的祝福。


一直很喜欢这幅陵光与公孙钤走在银杏树下的画面。私心就写了这篇文。

 @乔蓝 

评论 ( 31 )
热度 ( 204 )
  1. 沉默是最完美的结果遇君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遇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