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,也许,大概,都是不确定

花吐症 #执峰#

1.

吕大峰得了花吐症。

十分地难受。十分地痛苦。十分地影响他的日常生活。


“呕,”吕大峰吐出一堆海棠花,霎时铺满了桌子,淹没了火锅。

“大峰,你行不行啊?要不要去医院?”朱戬十分心疼刚点的青铜火锅,“我和查杰还没吃上一口呢。”

“不用。这个病,医院没法治的。”一旁的熊老师似乎颇有经验,“这是花吐症,亲到他喜欢的人,就好了。”


“他喜欢的人?”查杰笑了一下,“大峰,那明天和我回上海呗?”

“不要!”吕大峰言辞拒绝,“我才不喜欢他!”

“你不喜欢谁?”彭老师在一旁眨眨眼,与熊老师心有灵犀一点通,一起起哄,“我们都不知道查杰说的是谁啊。”


“还能是谁啊!他的老赵呗。”朱戬揭开谜底。

“就你话多!”查杰制止住他说下去的劲头,“喊服务员换一桌吧。”


一桌人默契地喊了店员换了新的火锅,重新开吃。觥筹交错,不亦乐乎。只留下吕大峰在徒劳挣扎。

“反正,我喜欢的,绝对不是他!”


2.

哦,不是他,是谁?

并没有谁。

吕大峰很悲伤地发现,他亲遍了亲朋好友,花吐症依然每日逾盛。他好像,就是喜欢那个榆木脑袋赵先生啊。


3.

“跟我回上海呗?”查杰抱了抱吕大峰,“试试嘛。你这整天吐花瓣的。也不是回事。”

“不去!多丢面子啊。”吕大峰支支吾吾,“万一亲了之后,还是吐花怎么办?”

“会吗?”

“我也不想让他知道,我喜欢他。”

“啊?”

“太丢面子了。”


4.

“也没什么好丢面子的嘛。年轻人,要勇敢一点。”彭老师谆谆教导,“你熊老师那么害羞,当时不也和我表白了嘛?”

“你的老赵明天回北京参加活动哦,你要不要去送送?”朱戬也在一旁怂恿,“错过明天,就只能你去上海了。”


5.

送,肯定是要送的。

但,该怎么说,给我亲一下呢?


真尴尬。


6.

“老赵啊,你这次回来是参加什么活动啊?”吕大峰强装镇定找话题。

“我回来。。呕。。”赵先生吐出一堆向日葵花瓣。。。。。。


“你?”

“我?”


赵先生一把揽过吕大峰,拉入怀里,扶住头,吻上去。

“我回来是吻你的。”


7.

傲娇是病,得治。

花吐症也是病,得治。


病重了,亲一下就好了。


比如这样———




 

评论 ( 38 )
热度 ( 162 )

© 遇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