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,也许,大概,都是不确定

【读后感】To《遇君》

感动T﹏T

小亦要画画:

早些时候就答应了我路 @遇君 要给《遇君》REPO,磨蹭到现在才提笔,还请见谅~


初看路的文,是被温和的文风所吸引。
像是阳光洒满露台的午后,坐在桌边随手抽出一本闲书,惬意的轻风懒懒吹来,翻动书页,恰停在刚好要看的章节。
文中记载钤光共度的日常,无甚轰轰烈烈海枯石烂,只是平平淡淡细水长流,读来却体味出一种情到深处的自然,仿佛他们已经这样共度了百十年的光阴,并且应该这样继续下去。


而正因为路的文章总一派温温柔柔的样子,让人产生出“这是个甜文作者”的错觉,容易忽略她捅刀时的毫不迟疑和刀刀见血。
《庭有公孙树》一篇,虽然题目已经明晃晃摆出了BE,我却对这样好听的名字对应的文怀有美好期冀(实在不应该)结局公孙走得匆忙,和匆匆结尾的刺客第一季那样。尽管他们的相遇相知被杜撰得完满,却还是迎来同样的终局,公孙什么都没来得及留下,被遗落在世上的陵光更加孤苦伶仃、落寞无依。最难过的地方在于,分明什么都没有了,偏让人留下庭前的公孙树——若见不到公孙,内心不安稳;见到了公孙,思念起故去的人,钝刀剜心。故人隔岸,岁岁枯荣。


写《我等你到二十五岁》的路,像俏皮可爱的邻家小姑娘,绕着头发撒娇;写《白马西风故人去》的路,像稳握刀笔的史官,不含半分悲悯;后来我想,路写文的时候可能是从容的,把想要描绘的情景、想要展现的故事,一五一十叙述出来,不为旁观者喜怒哀乐,自怀着一份深情的云淡风轻。
尤以《世说新语》系列为最。印本之前路跟我说“这都是些无趣的小段子罢了”,读文的时候,我似乎觉得她说得对,钧天各家的琴棋书画柴米油盐,哪里有什么意思了——但我就是一段一段看下去,读到停不下来,读完之后还意犹未尽——这深浅浓淡的红尘烟火气,可不是有趣得紧嘛~


路把小册子取名为和自己ID相同的《遇君》。
实则钤光相遇并没有惊鸿一面或是一见钟情的美好,反而阴差阳错苦不堪言。但一切的后来都由相遇开始,那么这独特的相遇就值得刻骨铭心。


非常喜欢路的作品,比心!(ˊ˘ˋ*)♡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0 )
  1. 遇君有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感动T﹏T

© 遇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