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,也许,大概,都是不确定

药石罔顾 (一) #钤光#

药石罔顾 (一)药石罔顾 (二) 药石罔顾(三)


“你要么不要我,要么把药给喝了!”公孙钤很生气,觉得旁人未免太过于娇惯陵光了。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不喝药,不肯治病修养身体,便算不孝。陵光若是个普通百姓,不喝药,他看不见、管不着也罢了。可是作为一个王,他的王,不喝药也未免太任性了。

公孙钤吼出那句话来,药碗直直递到了陵光面前。他不是没想过这样做的后果,甚至在吼完之后,已经开始想着如何承受陵光的怒气。但不知怎的,陵光只是“噢”了一声,就接过药碗乖乖喝了药。

这下公孙钤倒不好意思了,方才他说的话着实重了。“王上……”

“叫我陵光。”陵光把药碗递回给公孙钤。

“微臣不敢。”公孙钤接过药碗,仿佛在接死亡诏书。

“你都敢吼我了,还有什么不敢的。”陵光也不看他,躺下身来,抬眼看着公孙钤道,“公孙钤忤逆上意,罚……”他似乎想到什么,忽然对着公孙钤笑了,“每日侍疾,不许懈怠。如有违令,撤职回乡。这样可好?”

”王上?!“公孙钤有些不敢置信,“微臣领命!”

“我方才不是说让你喊我陵光吗?”陵光有点得意的看着公孙钤的脸色挣扎起来,觉得捉弄他,虽然不大好,但是也挺有意思。

“嗯,好,陵光。”


那之后,公孙钤就接了送药的活。他倒是不嫌麻烦,也颇有新意。每日送来的药旁边,都放一碗不一样的甜食。有时是桂花糖,有时是糖橘子,天天不重样,倒不知道是从哪弄来的。

陵光喝完药,就能含一颗去苦。吃是不能吃下去的,会影响药性,但是含一片甜食去苦,却是可以的。

相处久了,陵光发现公孙钤似乎并不古板。他极乐于为陵光满足一些力所能及的愿望。

比如出宫逛庙会。


王上出宫当然无人敢拦。但陵光并不爱大张旗鼓、前后都是侍卫大臣围着。

“我想出宫去看庙会。如果……”陵光没说完,公孙钤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庙会人多手杂,如果不带侍卫出去,丞相一定不放心。如果带上侍卫出去,陵光就不可能玩得开心了。到时候不是陵光看庙会,而是百姓看陵光了。

“那陵光扮成我的随从,我们一起出宫,然后去庙会?”公孙钤从善如流,“我明日带我身边的秦舍人进宫来改妆,然后出宫时带陵光出去,他留在宫中,自然无人察觉。”

“你身边的秦舍人?是做什么的?”陵光有些不快,“我倒不知道你身边有人了。”

“他懂些歧黄之术,也会些江湖中的改妆假扮之术。带他来帮王上改妆,万无一失。”公孙钤解释道,忽然醒悟过来陵光误会到哪了,忙补充到,“他是我身边的一名门客,一家几口都在我门上,为人有忠义。”

“噢,”陵光岔开话题,“我困了,先去休息了,你……出宫准备吧。”说罢便匆匆离开了。

公孙钤看着陵光往御花园的方向走,而非寝殿,想叫住他,张了张口,还是觉得算了。王上应该是有其他不好与他说的事要做,只是找个借口罢了。

陵光确实有不好与他说的事要做,只是……是在御花园的碧波亭里拔花瓣罢了。

“我刚才那么说是不是很傻?”

“傻?”

“不傻?”

可怜一朵温室长大、娇生惯养的千瓣海棠,被他拔得掺不忍睹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

很久不写钤光,这篇可能三章或者四章。本来想今天写完的(但是发现越写越多……)

顺利的话就连续三天或四天发完吧。虽然我觉得可能会写得更长。我尽力压缩……我也不爱看长的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47 )

© 遇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