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,也许,大概,都是不确定

药石罔顾 (三) #钤光#

药石罔顾 (一)药石罔顾 (二) 药石罔顾(三)


遖宿人来得凶猛。庙会之后,不过两月,就要率军打过来了。公孙钤自请上阵领兵。

陵光不愿意,但又没什么理由拒绝。

只好扯了个生病的由头拖延着。明面说病好后,再与公孙钤商量。暗地里却想派其他人出去。

 

公孙钤担心陵光,几次去宫中找他,陵光都避而不见。

“副相大人,王上现下心情不大好,还是劳烦您下次再来吧。”

“他怎么了?是不是又不肯喝药?”公孙钤被拦在门外,因为见不到人,更是担心。

纠结良久,抱着忤逆上意、视死如归的心情进了寝殿,才发现陵光好好坐在桌前批奏折。

“陵光,你!”

 

虽然那天的开始不太愉快,但结果还是好的。

公孙钤与陵光谈了许多话。谈到战争纷乱、谈到家国天下、谈到战争结束后的打算。

谈到天将明,陵光安心下来,公孙钤才回去。

 

陵光差人做了一身紫色的盔甲,很是牢固。

想着公孙钤虽然文武双全,武功不差,但穿件好一点的盔甲,总归更保险一点。

满心等着他出征那天,再去送他。

但却没等到。

公孙钤被刺杀了。

王城中果然如公孙钤所说,混进了许多外邦人,觊觎着天璇的疆土。

 

公孙钤死后不久,陵光便病了。

他仍是生病了不爱喝药,然而现在却没有一个公孙钤敢来吼他,劝他喝药了。

秦舍人辗转听说陵光的情况,猜是心病。待到把了脉之后,果然发现陵光是忧思难忘,郁结于心。虽然是心病,一时半会难以治好。但秦舍人自信自己的医术,喝了药多少是可以缓解的。好比萝卜与人参,萝卜虽远比不上人参,药虽远比不上公孙钤,但多少有些用处。

哪知道秦舍人把药熬好了,陵光果然不肯喝。

他存了死志了。

 

“这病会死吗?如果不喝药的话?”陵光似乎想确定什么,并不接秦舍人递过来的药碗。

“王上可以选择活着,为什么要死呢?”秦舍人握着药碗的手微微颤抖,“公孙大人不会想看到您这样的。”

“他已经看不到了,”陵光叹了口气,似乎听到秦舍人在说个天大的玩笑,“难道他还能站起来继续管我么?我不想死,但生不如死。我可能……会死在战场上。这样也好。”

“王上!”秦舍人有些着急,“切莫想得如此悲观。只要按时喝药,调节心情。王上的病就会好的!既然能治好的病,王上为什么不愿意治呢?”

“有病就一定得治吗?”陵光掀开被子,扶着床架,缓缓站起来。“我不想治。”

“王上……”

“人说久病成良医。我也生过这么多次病,喝过这么多次药,大概也明白,我这病,约莫是心病,对吧?”

“是。王上是郁结于心……”秦舍人还要说下去,却被陵光忽然的大笑止住了。

“哈哈哈那你有心药给我治病吗?没有!”笑罢,陵光的精神似乎好了很多。他唤来内侍拿过一柄长剑,刷地一下拔出,倒把秦舍人吓了一跳。

“王上,您这是?”

“本王要上战场了。十有八九会死,你跟本王一起去吗?”

 

陵光出发时,想起自请上阵领兵那晚,公孙钤说,“王上,我不去,难道你去吗?我还活着,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。”忽然有点难受。

骗子,你说了以后会管我帮我,永远不离开,却死了。

不过也好,陵光想,他再不需要寻那找不到的心药了。

只要一路向前,他与公孙钤,终会重聚。

 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6 )

© 遇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